新版跑狗图自动更新图
赵匡胤封刘若拙华盖真人 修上清宫太平宫
发布日期:2019-11-06 05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据《太清宫志》记载:“五代时,后唐同光二年甲申(公元924年),道人刘若拙自蜀来崂山太清宫,访李公守中子(名道李哲玄),相谈契合,遂留住焉。”云游多年的刘若拙访遍中国的道教名山,来到崂山后却再也不愿离开,他在这里主持整修了太清宫,又修建了上清宫和上苑宫(今太平宫)。

  云游四海的刘若拙于后唐同光二年来到了崂山,他这次来是为了拜访哲虚道长的师弟、自己的师叔李哲玄。在太清宫三清殿,刘若拙与这位年近八十,却鹤发童颜、声如洪钟的师叔相谈甚欢,听说崂山的独特自然环境对修行极为有帮助,刘若拙便有了在此久留的打算。

  他听从了师叔的建议,在太清宫对面临海的山坡上盖了一座茅庵,在那里独自修行。那时,崂山经常有虎狼出没伤人,刘若拙勇驱虎狼,为民除害,自此以后,上山采药、伐木的山民都无需再提心吊胆,百姓感念他的功德,为他修行的茅庵送上一块牌匾,上书“驱虎狼庵”,后来简称为“驱虎庵”。而刘若拙的事迹也在当地传播开来,李哲玄去世后,刘若拙入主太清宫成为道长。

  刘若拙一身武艺,且善气功,明末《崂山志》中记载他“丹颜皓首,不自知其年,衣弊衣,取掩形耳。不冠不履,冬不炉,夏不扇。”这里特别要提的是“不自知其年”,这并非是故弄玄虚,而是有“道家不言寿”的道规,即要求修道之士要忘掉自己的年龄,不应以年龄长短为忧,只要勤苦修行,功德圆满即能超出时间的限制,所以“见面论道不言寿”沿习成规。

  公元960年,赵匡胤陈桥兵变,黄袍加身,建立宋朝。当了皇帝的赵匡胤对道教有浓厚的兴趣,听闻刘若拙修道高深,便召他入京与其谈玄论道,不仅敕封他为“华盖真人”,还拨款为刘若拙在崂山修建上清宫与太平宫,作为道场。这世上的道人千千万,为什么赵匡胤会独对刘若拙青睐有加?据说,除了刘若拙的声名远播,两人曾在赵匡胤发迹前就有过一面之缘。

  孙守信介绍,如今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:刘若拙与赵匡胤曾在太华山(指华山)相见,而且赵匡胤的身边还陪着他的军师赵普。当年,刘若拙去太华山拜访陈抟老祖,在途中与二人相遇,听说两人也是上太华山寻陈道长的,三人便同行上山。快到山顶时,他们看到在古松下的大石头上坐着一位老道士,正与一个年轻道士对弈,于是便凑上前去,只见老道士一步失误,把一盘眼看要赢的棋走输了。赵匡胤一看急了:“这棋怎么能这么走呢!关键一步走臭了,把个江山就这么断送了!”老道士却不急不慢地抬起头来看着赵匡胤说:“敢问这位壮士也通棋艺?”“算不上高手,可赢你没问题。”赵匡胤自信地回答。“既然如此,壮士可敢与贫道对弈一局?”赵匡胤哪堪老道士如此一激,推开年轻道士就坐到了棋盘边:“大丈夫出入沙场,死都不怕,还怕一盘棋吗?”

  老道士也不忙着下棋,捋着胡子说:“既然壮士如此豪爽,添点彩头可好?”赵匡胤一听要下赌注兴奋了起来,忙问赌点什么。老道士说:“不如就以这太华山为彩头,如果贫道输了,壮士在这山上的吃住游行全由贫道承担,如果壮士输了,那就要写一张字据,证明太华山为我所有,与壮士无关,可否?”赵匡胤听了内心偷笑:“这老道士真傻,太华山本来就是你在这里,就算输了我也没损失。”于是爽快地说:“行,就按你说的来。”可棋局一开,赵匡胤便感到步步受限,不一会儿工夫三局全输。老道士就像事先准备好了一样,掏出纸笔递了过来,愿赌服输,赵匡胤工工整整地在纸上写下:“太华山为道家所有,与我无涉”,随后又签下了自己的大名。

  直到此时三人还不知道,这位老道士就是他们要拜会的陈抟道长。因他精于夜观天象,所以总是在夜里参拜星斗,白天睡觉,于是就有了“陈抟老祖是睡仙,一睡就是八百年”的说法。他早就算出将来不久赵匡胤就要坐天下,又算定他当天会来太华山,所以设下此局。在整个宋朝统治时期,太华山及周边的居民无需向朝廷交纳税粮,陈抟老祖也算是造福了一方百姓。此后,太华山道士还在两人下棋的地方建了一座凉亭,就叫“留棋亭”。当然,下完棋后赵匡胤和赵普也没有找到陈抟老祖,等到他们下山后老道长才现身与刘若拙相见。

  正如陈抟老祖的推算,陈桥兵变后赵匡胤登上了皇帝的宝座,此时他不仅想起了当年在华山的经历,同时也想到了同行的刘若拙,于是召他进京。时隔三十多年,朝堂上的赵匡胤已是须发斑白,而他眼前的刘若拙却是童颜鹤发,这让他心中无限感慨。两人谈玄论道,赵匡胤感到收获颇多,于是想让刘若拙留在京城,帮助自己延年益寿,还赐了他“华盖真人”的封号。但刘若拙无意于闹市,赵匡胤见挽留不住也就不再强求,而是下令出资在崂山兴建新的庙宇,由刘若拙全权负责。

  离开京都回到崂山,刘若拙将太清宫原有建筑修葺一新,又新建了上清宫、上苑宫(今太平宫)。经过这番修建,崂山道教名声大振,老码王高手网,四方道众纷纷来投,兴盛空前。宋代道教所辑的《洞天福地》一书中,将刘若拙的两处馆院分别列为第六、第七福地。

  上苑宫建于仰口湾畔的上苑山下,此处为刘若拙的修行之处,刘若拙为其定名“上苑”是取意皇上赐建的宫苑。但此宫建成时,赵匡胤已经不在人世,他的弟弟即位后更年号为“太平兴国”,名字也随之改为“太平兴国院”。刘若拙建起太平兴国院以后,较长一段时间在那里静修,后因来访者日渐增多,为求清静,晚年一直驻居即墨。《皇朝通鉴》称其“善服气,年九十余不衰,步履轻疾。每水旱,必召于禁中,设坛致祷,其法精审”。

  1279年,南宋灭亡,末代皇帝赵昺 的两个爱妃谢丽、谢安姐妹从海路逃往崂山太平兴国院出家,后来皇亲赵孟頫 前来探望,三人哀叹亡国之痛,认为事到如今已无“兴国”可言,唯有祈求天下太平,于是又将太平兴国院更名为太平宫,此名一直沿用至今。太平宫整个建筑呈“品”字形,由正殿和两个偏殿组成。西偏殿一石似龙盘身入眠,被称为“眠龙石”,石下有一井,名“龙涎”。东院钟亭悬有八卦铜钟,上铸有“国泰民安”,据说这四个字分别代表“四时”和“八节”,四时为春、夏、秋、冬,八节为立春、春分、立夏、夏至、立秋、秋分、立冬、冬至,与“八卦”相对应,旧日宫中道士因不同的季节,分别在与八卦方位相对应的“八节”上敲击,是太平宫所独有,这就是钟声一敲响遍上苑山的“上苑晓钟”。

  完成了崂山道观的修葺,刘若拙就在太平宫修行,虽然只是偶尔去太清宫与上清宫巡视,但他在这里也留下了不少故事。

  在太清宫内的龙头榆对面,有一块大石头,上面刻着“逢仙桥”三个字。而在这里逢仙的正是刘若拙。传说刘若拙除夕迎神,在这里遇到一位白须飘胸的老翁走上前来与他交谈了两句,刘若拙正想问其姓名,老人却不见了,只寻得榆树旁雪地上有两只脚印,再无踪迹。于是刘若拙认为自己遇到了仙人,就把此桥命名为“逢仙桥”。

  太清宫内还有被誉为崂山四大名泉之一的“神水泉”,据说如今留存的“神水泉”三个字就是刘若拙的亲笔手迹。为什么叫它神水泉呢?据当地人介绍,此泉有三“神”:一“神”水质清澈甘洌,含的矿物质非常丰富,杂质却非常少。据说,崂山道士们用过多年的暖水瓶从来没生过水垢;二“神”大旱三年泉水不涸,大涝三年不溢。无论怎样取水,水平面始终与井口保持一致,只可惜在近几年的一次修复中,因地基打得不好,水位发生了一定的变化;三“神”是饮用此泉水,有助于治疗胃溃疡、糖尿病等多种慢性病,达到有病必治,无病健身,延年益寿的效果。

  此外,三官殿正门前的两棵参天银杏,也是当年刘若拙重修太清宫时亲手所植,今已有1000多年的树龄,银杏树最大的特点就是有性别之分,而这两棵银杏树都是雄性。与其同龄的还有上清宫的一棵独木成林的银杏树。此树也是刘若拙亲手种下,如今已有8个主分枝和百余株分蘖的子株,其中一株子株高度近20米,此树乍看犹如一片树林,其实中间粗壮的主干才是它的母株,周围的子株都是从根部蘖生而成,恰大大小小几代的子孙簇拥在年事已高的祖母身边,又像大慈大悲佛法无边的“千手观音”。

  刘若拙晚年亦往来于即墨城东门外之高真宫布道讲经。宋太宗淳化二年辛卯(991年)腊月,刘若拙逝于即墨,据《崂山志》载,刘若拙死后,其徒择地葬之,墓在高真宫前。此墓现位于即墨东关小学(即高线米,封土呈圆锥形,建于北宋,元、明两代曾重修,至今保存尚好。墓前立石质墓碑一座,碑阳镌刻楷书“明万历二十年八月一日”,正中为“元敕封华盖刘真人之墓”,下款“即墨知事阁关中李奎立”。